立即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本版精华 帮助 RSS订阅 
分享交通 → 浏览主题发表帖子
[点击:592]
楼主 发表于:2017-6-5 20:55:59 

§ 壹 呼求主名乃历代圣徒普遍的实行

    
转载自【持守真实】网站

一 新约及旧约的圣徒都呼求主名 
二 二十一个世纪以来的圣徒都呼求主名 
三 Bernard of Clairvaux推荐呼求主名 
四 其他的圣徒推荐呼求主名 
五 倪柝声推荐不间断的与主交通 
六 呼求主名的属灵益处 
七 地方召会的圣徒如何实行呼求主名 
八 呼求主名的圣经根据

--------------------------
一  新约及旧约的圣徒都呼求主名

首先请不要称众地方召会(希腊文教会这字──ekklesia,意蒙召出来的会众───应翻作召会,见恢复本及国语新旧库译本圣经)的人为“呼喊派”。任何重生得救的人都呼求主名,那麽所有基督徒都是“呼喊派”了。是不是凡祷告的人都叫“祷告派”,守晨更的人都叫“晨更派”呢?若你祷告时不喊『主啊!』,那你的祷告是顶枯乾的,并且在祷告中你最感觉到主同在的时刻是当你喊『主啊!』那句话时,对吗?呼求主名乃是最短的祷告。呼求主名的实行贯穿整个旧约和新约,甚至整个召会历史。旧约的敬虔人如以挪士、亚伯拉罕、大卫、耶利米等都常呼求耶和华的名。林前一章二节说:『写信给在哥林多神的召会,就是给在基督耶稣裡被圣别,蒙召的圣徒,同着所有在各处呼求我们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恢复本)。这裡保罗说他这信也是写给所有在各处呼求主名之人的。

 
二  二十一个世纪以来的圣徒都呼求主名

在东欧及埃及等地自第五世纪开始及在西欧自十一世纪开始就不断有人推荐呼求主名,如五世纪东欧的Nilus of Ancrya及更明显的Diadochus of Photice(一位监督)。在早期,他们是重複的祷告说:『主耶稣基督,神的儿子,怜悯我罢!』或『主耶稣基督,怜悯我罢!』他们称这个为“耶稣祷文(Jesus Prayer)”。“耶稣祷文”自十四世纪在希腊的Athos圣山(一个有很多修道院的山)流行起来,而到十八世纪影响到整个希腊。这祷文自十一世纪在俄国发现,而到十九世纪已很流行。今天“耶稣祷文”在希腊、俄国、罗马尼亚和散居的东正教徒中已越来越流行。1并且现在的东正教徒已进步了。他们不作“耶稣祷文”而只简单的呼求主名,喊『主耶稣!』或『主耶稣!Amen!』或『噢!主耶稣!Amen!』他们称呼求主名为“耶稣祷文”最简短的模式,即呼求主名是最简短的祷告,又说呼求主名会叫人被圣灵充满。他们还鼓励人每日呼求主名十至十五分钟呢!2

 
三  Bernard of Clairvaux推荐呼求主名

在西欧,十二世纪的Bernard of Clairvaux非常推荐这名。在雅歌第十五篇的讲道裡,他说主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他说:『这样你变成人以及动物的救主,你的怜悯是如此数不尽,噢神。你的名何其宝贵,但然而何等的便宜!便宜,却是救恩的工具。』他再说耶稣这名是光、食物及医药。他又说:『我们有人感觉忧愁吗?让耶稣的名进入他的心,从那裡让它(注:即主的名)涌到他的嘴巴,以至照耀如黎明它可驱走所有的黑暗并造出一个无云的天空。有人堕入罪中吗?他的絶望甚至催促他去自杀吗?让他只求告这赐生命的名而他生存的意愿将立即被更新。心的刚硬是我们常见的经历;怠惰所养成的冷淡、思想的苦毒、对属灵事物的厌恶───在那拯救的名面前它们曾在屈服上失败吗?眼泪被我们骄傲的障碍堵起来───在思想耶稣的名时它们怎不带着更甜美的充裕已再冲出来吗?并且那裡有人,他,在迫近的危险前惊恐及发抖,不藉从呼求那名所得的力量已突然被勇气充满并驱除惧怕?那裡有人,他,在疑惑的滚动大海上漂来漂去,不藉转去求助耶稣的名所带来的清晰,快速地找到确信(注:即不再疑惑)?曾有人如此灰心,如此被困苦打倒,对他这名的声音不能带给新的解决?总之,对肉体所继承的所有疾病及失常,这名是医药。…没有任何东西如此抑制怒气的发作,如此缓和骄傲的涌上。它医治嫉妒的伤口,控制不受约束的过度,及熄灭欲望的火焰;它冷却贪婪的渴望及驱逐不洁愿望的发痒。因当我称呼耶稣时我将一个人放在我面前而祂是温柔及心裡谦卑、仁慈、明智、贞洁、怜悯、无瑕疵地正直并在众人眼中圣洁的;并且这同样的人就是那全能的神祂生命的方式医治我,祂的扶持是我的力量。在听到耶稣的名时所有这些(注:指以上主的美德)向我再迴响。…隐藏如在一个瓶裡,在这耶稣这名裡,你───我的魂───拥有一个有益的药物对此没有属灵的病将不被穿透。时常带着它靠近你的心,时常在你手中,而如此确保你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动作,是被定向于耶稣。你甚至被邀请去作这:「求你将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祂说,「带在你臂上如戳记。」(注:在雅歌中,这两句话是书拉蜜女对她的良人说的,但这裡Bernard说主邀请我们将祂的名放在我们心上如印记等)。目前你有这准备好的药物给你的心和手。耶稣的名供给你那能力去改正你邪恶的行为,去供应给不完美的人所缺乏的;在这名裡你的情感找到一护卫去对抗败坏,或者如果败坏了,一种力量将使它们(注:指情感)再次健全。』3你看Bernard对呼求主名多麽有经历。他把呼求主名的好处写得多麽淋漓尽致,如能使人胜过脾气、骄傲、嫉妒、放纵、欲望、贪婪、不洁等肉体中的罪,又能医治忧愁、惧怕、疑惑、怠惰等肉体中的疾病。他说对这一切,呼求主名是医药。Bernard也有一首诗歌说到主名的宝贵,其中一节说:『无口能唱,无心能思,也无记性能忆,一种声音比你名字,更为甘甜可喜。』4

 
四  其他的圣徒推荐呼求主名

来华传道的英国西教士和受恩姊妹(Margaret Emma Barber,1866-1930)也摸着呼求主名的路。在她所写的诗歌中有『坐在天上我今讚美,你名就是我胜利;…只要呼吸耶稣这名,就是饮于你生命(Just to breathe the name of Jesus, is to drink of Life indeed.);…耶稣!耶稣!最贵之名,战时兵器病时膏。…』5等字句。她经历到一呼喊主的名就能享受到主的生命。这对照Bernard of Clairvaux的经历,而这也是林前十二章三节所说『若不是在圣灵裡,也没有人能说,主,耶稣!』的经历。Lydia O. Baxter(1800-74)的诗歌Take the Name of Jesus with You 中有:『时常携带耶稣的名,当作藤牌敌火箭;每逢诱惑搅扰你灵,呼吸这名在心间(breathe that holy name in prayer)。』等字句。6 她对她的朋友们说:『我有一非常特别的军装。我有耶稣的名。当那试诱者尝试去使我忧鬱或沮丧时,我题及耶稣的名,而牠不能再对我作甚麽。』Frederick William Faber(1814-63)在一首诗歌裡说:『求原谅我,将你圣名,日念千遍不住(Forgive me if I say, for very love, Thy sacred name a thousand times a day。)』。7地方召会的圣徒很少有人在祷告之外的日常生活中,每日呼求主名有一千次之多,能有几百声已是很爱主的了。有记录说俄国的东正教徒早在百多年前就有些修士每日呼求主名过万次呢!不过那是过分,后来被人定罪。曾贩卖黑奴的约翰牛顿(John Newton,1725-1807)也作诗说:『耶稣这名甜美芬芳,慰我痛苦心情;我心欢乐,我口歌唱这个宝贵的名。』8

 
五  倪柝声推荐不间断的与主交通

倪柝声说:『我们基督徒是活在一个没有间断的祷告裡的。不是祷告十分钟、半点钟才算是祷告;不是早晨起来祷告,作事情的时候就不祷告了。因为我们是要活在主的面前,所以我们外面虽然忙着作事,但是裡面与主仍然是有交通的。我们是应当有定时的祷告,有定时的读圣经,但是,在定时的读经祷告之外,裡面的生命仍然应当继续与主交通。』9我相信倪柝声所说的这种不间断的祷告和与主交通不是无声音的默祷,而是用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常常呼求主名及加上一些短的祷告,因我们不可能每天不停的为人或为事代祷。而当我们祷告的内容是短的时候,自然每句话都会带着主的名,如『噢!主耶稣,使我平静下来。主啊!使我不紧张。』或索性喊几声『噢!主耶稣。』

 
六  呼求主名的属灵益处

我们相信很多属灵人都常常呼求主名而不自知,因我们在生活中需要常常转向主。人越属灵就越需要时刻转向主。但我们每日要做很多的工作,如要上班或读书,我们不可能照圣经所说的实行『不住的祷告』,因那会使我们不专心于工作,又会使我们的喉咙非常的痛,但我们可以习惯性地藉间歇的呼求主名或加上一些短的祷告如『主啊!我需要你。』或『主耶稣!我爱你。』等来联于主。关于呼求主名的属灵好处,Bernard已说了很多。经历告诉我们呼求主名能使我们的内心平静而不紧张、不急躁及不暴躁(如Bernard of Clairvaux说主的名能抑制怒气的发作等,因呼求主名时我们是将一个完美的人位放在我们面前,而祂的生命像一种药物一样能医治我们),工作就会更加顺利和减少出错。不要与我争论,当你向配偶快要发脾气时,试试背著她/他轻声的呼求主名十声八声,你的脾气就会很快降下去。当你正要发脾气时,如果你只记住『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你的脾气仍旧会发出来。但当你肯转向主,呼求主名十声八声,你就从心思转到灵裡,而你的脾气就会很快的降下去,因内住的主已作了你的人位管住你了。又当你正忙到手忙脚乱,以致心烦意乱做事常出错时,试试呼求主名几声,你就会平静下来并做事顺利少有出错。急的人也能藉呼求主名减慢他作事的速度。天冷爬不起床守晨更者也可藉着呼求主名迅速的起床。所以经历告诉我们呼求主名能使人活出基督及显大基督。

 
七  地方召会的圣徒如何实行呼求主名

有人说,地方召会的圣徒在聚会中常大声及不断的呼喊主的名。其实我们很少在聚会中集体的呼求主名,若有都只是呼喊三、五声『噢!主耶稣!』而已。我在1975年信主至今,从未停止过聚会,一得救就在香港的地方召会中,并且在香港召会的聚会我全都参加,但记忆所及我经历过的集体呼求主名超过几声的只有一次,而那次还是在台北。(我相信在其他的地方召会中,集体的呼求主名也是很偶然作的,因呼求主名是为着个人不住的联于主,而偶然在聚会中的集体呼求主名只是为帮助大家在生活中养成个人的呼求主名而已。)1986年在台北的一个有关传福音的国际训练聚会中,与会者约有200人,在等讲者入场前,有人建议众人一同站起来呼求主名。那次呼求了3分多钟。虽然我有点反感,因不习惯,但我还是跟大众,因有好些从美国和南美来的圣徒较易兴奋。但其实无论何时及在任何场合你一呼求主的名,你都能摸着主同在的甜美,因住在你裡面化身成为那灵的主耶稣会对你的呼求有所反应。地方召会中的圣徒只在生活中经常习惯性地轻声的呼求主名使他们不断的联于主,活在主面前及住在祂裡面(约十五4),以实行不住的祷告(帖前五17)。这有什麽不合圣经呢?我们实行的程度还不及东正教徒的呢!无论如何,呼求主名不牵涉到真理的层面,它只是一种对主爱的表示(你越爱一个人就越会多叫他几声)及对主的享受,因此没有人该说呼求主名是异端或邪说。

 
八 呼求主名的圣经根据

Thayer的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说旧约中以挪士(创四26)、亚伯阿罕(创十二8)等的呼求耶和华的名是藉宣称耶和华的名去呼求(to call upon by pronouncing the name of Jehovah)。在旧约中『呼求耶和华的名』或『呼求祂(或你或我)的名』这片语出现过20次。10相反的拜偶像的以色列人『呼求巴力的名』(王上十八26),而列国『不呼求…(耶和华)的名』(耶十25)。在新约,『呼求』这字的希腊文是epikaleouai(epikaleo的中间式 [middle voice];出现在徒二21、九14、九21、十五17、罗十13-14、林前一2、雅二7被动式及彼前一17),由两个字相加而成,就是上面及呼叫,意即呼喊某人的名字。Gerhard Kittel的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说在新约中这字的意思是信徒在祷告中呼求神或基督的名(the believer calls on…the name of God or Christ, in prayer)。注意圣经有时只有『呼求』而没有『名』这字,如在徒七59(司提反呼求说,主耶稣,求你接收我的灵!)、罗十12,林后一23及提后二22,那只是呼求神或主;旧约裡也有很多没有『名』这字的。有人(如唐守临)认为呼求主名应是求告主名,只用在祷告时。但这字原文的意思不只是这样。活在主面前的人不单有定时的祷告代求、随时的祷告代求,也有经常一两句的呼求主名,即喊主的名字,如『噢!主耶稣啊!』或『主啊!』,正如Lydia O. Baxter的诗歌所说的『时常携带耶稣的名』,又如Frederick William Faber的诗歌所说的『求原谅我,将你圣名,日念千遍不住。』

 
基督的内住——就是三一神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
返回列表  TOP  
 
快 速 回 复
姓名:*
性别:选择头像:
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本版言论属发表者个人意愿,不代表主内资源分享论坛立场
页面执行时间:78.125ms,
© 主恢复资源网 & 主内资源分享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