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本版精华 帮助 RSS订阅 
分享交通 → 浏览主题发表帖子
[点击:581]
楼主 发表于:2017-6-5 21:19:09 

§叁 说“呼喊派”的人作非法的事危害公民生命安全没有事实的根据

    
转载自【持守真实】网站

一 何恩杰不属“呼喊派”
二 所谓的“呼喊派”绝非如政府所称的是班扰乱社会、危害生命、骗奸妇女等的人
三 政府所指的“呼喊派”是所有接受李常受教导的人而非单指一班坏分子

------
一 何恩杰不属“呼喊派”

有很多网站说一位何恩杰是首先将“呼喊派”输入大陆的人物之一,又有很多网站说他是一位呼喊派的领袖,甚至有网站说他是李常受的代理人。但根据《人民日报》及其它的报导显示这何恩杰及另一位林泽荣所牵涉的事件完全是一政治上的事,与宗教无关。《人民日报》报导说:『3月29日下午5时20分,广州宾馆七楼南面视窗挂出了一幅长约4米的布质反动标语。…深夜11时,就把作案的特务分子何恩杰和林泽荣两罪犯捕获归案。…何恩杰于1981年在台湾参加特务组织,后被委任为特务机关“大陆工作会”组长。1982年他发展林泽荣参加了特务组织。』30半年后该报又报导说:『何恩杰1981年3月由香港赴台湾参加了国民党特务组织。1982年间,何犯在香港发展了林泽荣等为特务,…今年3月,何恩杰、林泽荣潜入广州,积极搜集情报,发展特务组织,妄图建立“城市游击队”、“地下物资仓库”和电台。』31其它的报导说这事发生在广州春交会开幕前夕。有报导说:『1983年3月29日下午,“陆工会” 派遣驻香港“391”特务组组长何恩杰、组员林泽荣在广州市面向海珠广场的广州宾馆七层楼外,悬挂了一幅长约3米、宽0.5米,白底黑字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的反动标语,在全国造成了很坏的影响。』32

在 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第三届/中国基督教协会第一届的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 中说:『路透社等从台湾发出的消息说,台湾当局承认何、林二人是「台湾的间谍」,要为他们「举行追悼会」,并将他们的名字「入祀忠烈祠」。』33该报告还说何恩杰曾在香港某一基督教的“研究中心”工作过,而该“研究中心”与一刋物《守望中华》的出版机构是同类的。查在1982年活跃报导东阳义乌事件的刋物有在香港的“中国教会研究中心”出版的《China and the Church Today》及《China Prayer Letter》与其中文版《莫忘神州》(见附注15),还有其他出版社出版的《百姓》、《守望中华》和《主在中华》。“中国教会研究中心”那时的出版中有帮助“呼喊派”的味道。李常受题过在1985年,香港有位专门研究中国大陆家庭教会的刋物主编赵天恩在美国与他详谈有关中国家庭教会的情况。他们是因《神人》一书的案件认识的,因被告一方想找赵天恩作证人以证明李常受所教导的是异端邪说。34“中国教会研究中心”是赵天恩牧师创立的,而何恩杰曾在此机构作过事,因此有很多网站就把何恩杰与“呼喊派”扯上关系,但其实那只是件政治事件。

 
二 所谓的“呼喊派”绝非如政府所称的是班扰乱社会、危害生命、骗奸妇女等的人

另外,有人认为“呼喊派”这名是指在地方召会中那极少数作出一些不道德行为的过激信徒。据政府在1983年6月所发出的通告称:『“呼喊派”是一打着宗教旗号进行非法活动的反动组织。他们狂呼乱叫、煽动闹事,扰乱社会秩序;他们煽动狂热,危害公民生命安全;他们赶鬼治病,残害人命;他们造谣惑众,骗奸妇女。』这通告一定是跟据下面江平的报告及唐守临与任钟祥的《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的内容而来的。如果江平,及唐守临与任钟祥所写的内容有太多不实的地方,这通造也会有太多不实的地方。其实在地方召会里的圣徒一直接受倪柝声及李常受的教导,都不会作出不道德的事来。他们注重奉公守法,故不会煽动闹事及扰乱社会秩序(政府所得的这印象应是从东阳义乌的一些“三自”人士的歪曲报导而来的);他们不注重赶鬼治病,只注意活出基督的生命,故不会残害人命;他们非常注重道德(李常受常教导信徒要活出基督最高的人性美德),故绝不会骗奸妇女;在80年代早期他们偶尔会在聚会中集体的呼求主名,但相信他们会以不骚扰到邻居为原则,因至少他们的良知会管住他们,何况那时一被人投诉就有可能被公安抓去坐牢,只是偶尔兴奋过度时可能会很短暂的騒扰到邻居,故不是狂呼乱叫及煽动狂热(国外的众召会更不会打扰别人,因他们都在聚会所内聚会而非在家里聚会)。

所以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所发的通告对“呼喊派”的控告都没有确实的事实根据。这通告之产生的过程如下:1983年1月15日,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江平率领一个调查小组在上海与唐守临及任钟祥谈话。16日,包括唐守临、任钟祥等多位“三自”委员,认定“呼喊派”是政治上的反革命、宗教上的异端,应尽速处理。唐、任两人也受命写作一本驳斥“呼喊派”的书,就是4月出版的那本《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随后江平那小组去浙江的东阳及义乌,要从当地的“三自”人士及公安所听取关于东阳及义乌事件的报告。江平在4月18日呈给中央的公安局、宗教事务局及民族事务局一份《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该报告一面说东阳义乌的事件只是少数坏家伙扰乱社会治安的局部问题,但另一面又说:『国际反动势力策动我国一些反动份子组织“呼喊派”的真正目的,就是要颠覆我国人民民主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江平一定是受到在东阳及义乌的“三自”人士及被他们所煽动之公安人士的严重歪曲与抹黑的报导所影响,譬如该报告说『据浙江东阳、义乌两县统计,从1981年9月至1982年10月,他们就闹事70多次』,又加上被当时在香港的一份杂志《主在中华》的一篇『为“呼喊派”撑腰壮胆的文章』(见《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标题二;该报告引那篇文章说大陆地下教会『这股日益强大的离心势力…实不止五千万之数』)所影响,以致认为有『极少数反动分子』『披着宗教外衣』受国外的反动势力影响因而在国内组织反动组织“呼喊派”想颠覆政府。他又说〝呼喊派〞的人『破坏社会秩序,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用宗教做礼拜的形式大声呼喊』。5月5日,全国两会开会,讨论《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稍后宗教事务局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抵制李常受的“呼喊派”,而“呼喊派”的负责人大量被捕。

唐守临和任钟祥在《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一书的开头说“呼喊派”非常邪恶。接着用了很多篇幅来列举李常受的异端。但他们所说的只显出自己对李常受之教训认识的浅薄及自己对圣经之认识的残缺(网上已有驳斥他们的文章)。然而论到“呼喊派”的邪恶方面,该书内的篇幅只有大半页,并且难以说服人。唐及任在该书上所写的控告主要是说呼求主名会叫人神经错乱。他们所举的例证只有几个:浙江泰顺的刘某『受了“呼喊”的影响,…结果突发神经病』;浙江平阳有几个人发了疯,其中有个渔民『由于“着迷”要“投身于圣灵的水流”而致发疯,竟投身江海致死』;和河南省南召县的尹春保效法亚伯拉罕带他九岁大的独生子上山去杀死以献祭。

关于有人因呼喊主名以致神经错乱,请听张锡康怎么说。他说:『以后“三自”就搞出一个“呼喊派”来,和聚会处其他一些要安静聚会、不呼喊主名的有区别。他们认为“呼喊主名”是李常受搞出来的,并道聼涂说在外地一些聚会搞“呼喊”,因而有人神经错乱或影响邻居睡眠等,因此认为这是异端邪说之一。』18又说:『上海唐守临弟兄收到平阳杨树人许多信,控告“呼喊派”,说泰顺有一弟兄呼喊了,神经错乱,这是邪灵,并说李的书是异端。』19他再说:『陈恪三…说在浙江平阳有人因“呼喊主名”而神经错乱,那时王恩永弟兄就站起来问他:「你是听来的呢?还是亲眼看见的?」他说是听来的。王恩永弟兄说,事情不是像传说的,这人本来精神就不正常,…』35

从张锡康的见证可见,唐守临在《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所列举那些因呼喊主名而神经错乱的例子都是他道听涂说而来,或那些人本身就有神经病。那些例证也无法叫人相信。有人会误认“投身于圣灵的水流”为投江自尽吗?又有人会效法亚伯拉罕把自己的独生子杀死来献祭吗?他也没有说这两个人是在呼喊主名后作这两件事的。

唐守临和任钟祥在《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中还列举一些呼喊派的人破坏社会秩序的事。其实他们所说的是指有些被称为“呼喊派”的人抵抗“三自”中那些用强硬甚至武力手段迫使他们关闭地方召会的聚会点而集中到“三自”的礼拜堂聚会的自卫行为。唐守临当时为“三自”的副主席,当然什么都为“三自”说话。他还可能会梦想“三自”能把全国的基督徒合一起来。他们在该书中有一句说:『“呼喊派”在东阳、义乌二地聚会寻衅闹事,…』但关于东阳义乌的事,读者如果去看《浙江东阳地方召会的声明》就晓得事情的真相了。该声明中有一段说:『例如:1982年2月在双牌村的一次聚会,早就向地方召会信徒发出通知。但是信徒们在聚会中发现内容与通知不符也违背圣经,当信徒们照常唱诗歌、祷告时,“三自会负责人”恼怒了,下午就不让这些人进去了。地方召会信徒就跪在大门口露天祷告聚会,这使“三自负责人”极为恼火。竟然向政府部门谎报“打架了!”结果使公安局调动当地民兵来抓捕。到了因看见全是基督徒,就让大家回去了。所谓几十起“闹事”,基本情况都是如此,限于篇幅,恕不一一叙述。我们认为:东阳地方召会的信徒,为了顺从圣经的信仰原则,并未违反国家的法律,却受到如此残忍的逼迫。在这些“事件”的过程中,东阳众地方召会的基督徒多次被打,却从来没有人还过一次手;去聚会受到侮辱、漫骂,但地方召会信徒没有还口骂过一次。后来,有地方召会信徒去政府有关部门反映这些情况,不仅合理合法,也是经过门卫同意才进去的,却被诬为“冲击”、“围攻”。被当时的“三自会负责人”不断夸大,无限上纲,从此给我们扣上了“呼喊派”的帽子。因着这些打着“三自爱国”名义对地方召会的逼迫,导致一贯实行自养、自传、自治的地方召会信徒,十分反感“三自”组织。』13

 
三 政府所指的“呼喊派”是所有接受李常受教导的人而非单指一班坏分子

其实政府一向所指的“呼喊派”就是所有接受李常受的信息的人。这是国内所有地方召会及家庭教会里的信徒都知道的,绝非单指一班坏分子。36, 37只是国家宗教事务局定型这是班狂呼乱叫、煽动闹事、扰乱社会、危害公民、残害人命、造谣惑众、及骗奸妇女的人。但其实众地方召会(即被称为“呼喊派”)的信徒都有高的道德水准,且是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所以可以说他们所定型的那班坏分子当时根本是不存在的。

2014年6月25日,内蒙古“北方新报”发表题为“呼喊派”夜晚秘密聚会危害社会稳定 的文章,大量引述内蒙古自治区反邪教协会的材料。内蒙古反邪教协会所提供的资料中有些是取自《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一书的,特别题到有人呼喊主名至神经失常甚至投海自尽及东阳义乌事件。“北方新报”这篇文章结果引来国内几十至上百处地方召会的投诉(这就证明国内的众地方召会都认为“呼喊派”是指他们,而非少数的一班很邪恶的分子),要该报或内蒙古反邪教协会拿出真凭实据来,不能把那些个案含糊其词。38譬如在一封公开信里,河南省项城的地方召会就质问“北方新报”及“内蒙古自治区反邪教协会”说:『关于谣传项城“呼喊派”骨干宗某,强迫患病女青年禁食祷告致死事件的问题。我们就是河南省项城市的信徒,从未听说过本市发生过像你们所报导的消息,我们本地区的官方报纸,也没有报导过像你们所报导的奇怪事情。你们能否为自己的言论首先负责并提供以下真凭实据:…』39

我们且看自1967年李常受带领实行呼求主名以来,在大陆以外全球的几千处地方召会中都没有听到有人因呼求主名而引致神经错乱的个案,只听到很多非常正面的见证,正如Bernard of Clairvaux列举呼求主名对我们在精神上的多方医治,如驱除脾气、骄傲、怠惰、惧怕、疑惑、灰心等。提后一章六至七节说:『为这缘故,我提醒你,将那藉我按手,在你里面神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因为神赐给我们的,不是胆怯的灵,乃是能力、爱、并清明自守的灵。』这里明显题到在提摩太里面的恩赐是与内住在他里面的圣灵有关的,并且圣灵能叫我们清明自守(与神经错乱相反)。呼求主名能如火挑旺我们里面的灵及其所给的恩赐,又能使我们刚强、有爱心及在思想上清明自守,因呼求主名是最短的祷告,是实行不住的祷告的凭借。如果呼求主名会引致神经错乱,那俄国的东正教徒那么推举呼求主名,在俄国不是会有很多神经病人吗?有文献记载早在一两个世纪前他们已很热切的实行呼求主名了。

 
基督的内住——就是三一神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
返回列表  TOP  
 
快 速 回 复
姓名:*
性别:选择头像:
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本版言论属发表者个人意愿,不代表主内资源分享论坛立场
页面执行时间:60.54688ms,
© 主恢复资源网 & 主内资源分享论坛